点击 www.xb.cn 进入“FE快速美白护牙网”新网站

 



回忆看望谈先生
“FE人”缅怀“中国摩尔根”

——雪豹公司日前举行谈先生追思会

 

 

  2003年是谈家桢先生94岁华诞,记得,那天秋高气爽,我带领公司副总等一行去看望先生。进屋,谈夫人将我们领进内室,其实先生早就知道“雪豹的小童”要去看他。那天他精神焕发,穿着一身“休闲装”,招呼我们,客套后坐下。
  先生对着我问,你是FE产业的领头人,推广得怎么样了?
  我十分尴尬。实际上,由于没有功效型牙膏和功效口腔护理用品的标准,无法宣传功效,在包装上说了大实话,也被一些执法部门以“夸大功效和违法使用医疗用语”为由罚款,推广处处受阻。
  我只得强颜欢笑回答,广大用户用了我们FE产品都赞不绝口,回头客很多,形势一片大好。
  先生听了很高兴,像孩子一样俏皮的说,“FE好产品,不怕没人要。”并鼓励,要多做宣传,让更多的人了解FE,让更多的人受益……
  先生突然说,小童啊,FE对革兰氏阳性菌有作用,对幽门螺旋杆菌更有抑杀作用,可以用于治疗急慢性胃炎,对胃粘膜还有良好的修复作用,要好好的发展。
  我只好回答,将FE变成药品,临床试验和申报工作需要二十年时间,暂时没有精力,先生紧接说,那么你们要多生产一些FE口喷,既解决口腔问题,也可以对胃炎起到防治作用,老百姓肯定会更高兴……
  我心想,FE牙膏推广已是困难重重,生产FE口腔喷雾剂,要有卫生部门的批文,但我还是回答了,“遵命”。
  先生和我们一起谈论了FE产品的前景。临走时大家合影留念,我们准备围绕先生而坐,可是先生却说,坐着不行,要站着才是真正的留影。此话一出,可急坏了谈夫人和我们,大家劝先生坐着。
  此时先生却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,我们面对先生的“固执”,只好扶着他走进客厅……就这样我和先生留下了宝贵的“站式留影”。
  如今,我捧着那张珍藏多年与先生的“站式留影”,先生虽已仙逝,但他那和蔼大度、卓然的风骨,依然历历在目。
  (此文和照片同时发童渝博客)


复旦大学副校长谈家桢为FE牙膏题词

复旦大学生科院叶敬仲院长、李致勋、陈石根、周润琦等教授在雪豹公司留影


(一)

  世界著名生物学家、科学家、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复旦大学生物系主任、副校长,加拿大约克大学、美国马里兰大学荣誉科学博士。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,意大利国家科学院院士,纽约科学院名誉终身院士,谈家桢先生2008年11月1日仙逝,享年100岁。党和国家领导人都以不同的方式表示悼念,并慰问家属。
他,在摩尔根学派遗传学被打压为反动学科的年代,他,选择追随真理,他相信 “坚持真理使人获得自由”;他,第一次将“基因”一词带入中文,创办我国第一个遗传学专业和研究所,他亲自组建了我国第一个生命科学学院——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,并担任第一任院长,被誉为“中国摩尔根”。
国际社会为赞誉谈家桢先生对科学事业作出的杰出贡献,将国际编号为3542号小行星命名为“谈家桢星”。
如今,他终身为之奋斗的学科已硕果累累。曾记得,谈先生亲自领导的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“FE课题组”,在1987年通过基因克隆方法从安全菌中获得了一种能杀菌消炎,抵抗各种感染、帮助组织修复、提高机体免疫力的生物溶菌酶,以复旦(FUDAN)和酶(ENZYME)英文的第一个字母命名为“FE”。
日前,“FE口腔护理用品”唯一的生产企业雪豹日化公司和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“FE课题组”部分教授,举行“谈家桢先生追思会”,缅怀这位科学巨匠。
追思会简单而庄重,与会者回顾了谈先生一身坚持真理,勇攀科学高峰,不忘后学,教诲科技工作者,恪守神圣天职。他,大师风范,卓然风骨,指引后学,灿然依旧。他,虽已静静离去,他,如同那颗以他名字命名的“谈家桢星”一样,在天际无声闪耀。

 

(二)

  “FE”的杀菌机理非常独特,快速溶解革兰氏阳性菌细胞壁,彻底杀死细菌,产生“溶菌”现象,因而不产生耐药性。作为本质为蛋白质的“FE”,能随人体新陈代谢而排泄的纯生物制剂,无任何毒副作用。它使得抗生素带来的耐药性和毒副作用两大难题迎刃而解。科学证明,“FE”比抗生素能更好地担负起对付细菌感染的重任。
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“FE课题组”周润琦教授,在回顾先生重视科技成果产业化时动情地说:当我们发现,“FE”对牙周病、冠周炎有明显效果时,先生交代,要抓紧转换成生产力。我们与雪豹公司 “产学研”,联合成立攻关小组,研发“FE口腔护理用品”,经多年潜心的研究,终于获得了成功。
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“FE课题组”陈石根教授说:“FE生物酶牙膏”能成功,离不开先生。记得当时面临“拦路虎”,生物酶无法在牙膏膏体中保持活性,经先生指点,应用固化技术和催化技术,筛选出了合理的添加剂和稳定剂,并确定了合理的工艺,终于攻克了酶的活性因子在膏体中长期保持稳定的世界性难题。
与会者回顾谈先生寄予厚望的“FE口腔护理用品”时,纷纷激动地表示,记得FE生物酶牙膏研制成功时,经上海第九人民医院、第六人民医院、二军大长征医院和上海口腔医学研究所等临床试验表明:FE生物酶牙膏对牙周炎、牙出血、牙龈炎、牙结石、牙菌斑、口臭、牙痛有明显效果,对慢性扁桃腺炎、咽痛、咽痒也有缓解作用,且膏体细腻、口感清新…… 还发现FE生物酶牙膏涂擦患处还具有防治癣症和止痒祛痱和消肿的功能,大家当时高兴的都跳了起来。
当时已80岁高龄的先生亲自担任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,由上海口腔医学研究所、海军医学研究所、中科院生化研究所、复旦大学、华东理工学院等七家科研院所组成上海市科技成果鉴定委员会,对FE生物酶牙膏进行成果鉴定。
谈先生亲自主持鉴定的各项工作。最后,在鉴定意见上先生亲笔签署了"国内首创,国际领先"的结论。
雪豹公司童渝回忆起当年先生兴致勃勃为FE牙膏亲笔题词的场面,与会者重温了谈先生写“发展生物工程为口腔保健事业作出新贡献”的题词和照片,眼前浮现的是先生永远的音容笑貌。
那位著名的酶学专家,FE课题组组长陈石根教授感慨地说:当时有一家著名的跨国公司,愿意出资8千万美金来购买我们FE生物酶牙膏的生产技术。先生得知,教诲说,这是我们的自主知识产权,将会推动我们民族口腔护理产业升级换代,绝不能拱手相让。所以我们婉言谢绝了这家跨国公司的要求。
据陈教授介绍,FE不仅能有效杀灭革兰氏阳性菌,对表皮葡萄球菌、肺炎双球菌、四联球菌、产单核李斯特菌、链球菌以及口腔常见厌氧菌梭杆菌、牙龈类杆菌、韦革氏球菌、消化链球菌和二氧化碳嗜纤维菌也有良好的抑杀作用。
FE能溶解革兰氏阳性细菌细胞壁的主要组分--聚肽糖,产生溶菌现象,避免耐药性的产生。FE特别对那些耐药性菌株,对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效果更优于抗生素,因此可以认为是解决耐药性细菌问题的一条有效的途径。
据介绍,FE特别对胃幽门菌旋螺具有有明显的抑杀作用,经常使用FE牙膏或FE口腔喷雾剂,不仅能解决一系列口腔问题,还对慢性胃炎的预防和治疗带来帮助。

 

(三)

  雪豹公司总工程师苦涩地说:FE口腔护理品的研发成功就像刚落地的娃娃,却偏偏生不逢时。面临的是跨国公司大规模广告攻势,大批商场超市的柜台被他们买断,FE生物牙膏尽管通过了科技成果鉴定,又获“国家级新产品”殊荣,还被列入“国家火炬计划”,但由于没有功效牙膏和功效口腔护理用品的标准,更没有确认功效的法规,无法正常申报功功效广告,却要面临洋品牌和伪劣牙膏的夹击,立足未稳的雪豹FE牙膏和雪豹FE口腔护理用品,更是雪上加霜。
雪豹公司投入的广告只是凤毛鳞角,根本无法打动消费者。没有多少人知道什么是“FE”?什么是“FE口腔护理品”?
雪豹公司董事长童渝在追思会上表示:“先生虽已跨鹤西游,但他延续给人类的思想和结晶将永远发光,我们雪豹公司作为唯一的FE口腔护理用品授权生产企业,我们是光荣的“FE人”,一定牢记先生让FE受惠于芸芸众生的愿望,想尽办法做好宣传和推广,让更多的消费者受益。”




 

Copyright @ 2007 Xuebao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雪豹日化集团 版权所有
苏ICP备05037138号